优德APP

2019 年,赵薇携四部作品回归。距离她初登银幕的《画魂》已过去了26 年,在这漫长的26 年历程里,她一直行进在无比动荡也极尽复杂的征途中,一路刀光剑影,一路披荆斩棘。而此时此刻的赵薇,让人感受最深的是柔软、是宽厚、是心平气和。经历过的所有,不仅将她修炼成一个波澜不惊的人,也让她从狭小的自我中解放出来,用不断转场的方式,在丰富自我和创造更大的生命价值。

赵薇 | 心起点 新旅程

赵薇

与时间赛跑

在过去的这大半年里,赵薇一直过着与时间赛跑的日子。用马不停蹄或者通宵达旦都不足以形容她这一段超负荷的工作节奏:作为网剧《谁都渴望遇见你》的监制,电影《两只老虎》的监制、主演,电影《嗨!美男子》的监制、导演,以及央视扶贫纪录电影《星光》的总导演,她终于把自己累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以前觉得去海边度假,什么也不做,只在酒店里待着是特别无聊的事,现在才知道,要想体会它的好,得先把自己给累残了。当下我最渴望的事,就是大脑空空地躺在沙滩上晒太阳。”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正在我们的封面拍摄现场,专注地为自己挑当天的珠宝配饰。早年间,她很少戴首饰,因为性格过于豪放,习惯大动静地起落行走,所以容易丢三落四。但是,作为女演员,她和珠宝的关系一直亲密,因为戏里它代表了角色的性格和身份,戏外出席活动更需要它来提气。而今,随着性情日趋沉稳,珠宝作为配饰,也成为她日常装扮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个人比较偏爱耳环,一是可以修饰脸形,二是可以增加一点女人味。红姐心水里,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不像个女人,戴上耳环,多少会提醒一下自己。”

赵薇 | 心起点 新旅程

赵薇

确实,这两年出现在大众视线里的赵薇,竟似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尤其是和前几年不修边幅的她相比,精致了许多,也更有女人味,真正实现了逆生长。她解释是因为前几年基本都在研发剧本,没有安排幕前工作,所以私底下会放纵口腹之欲,穿衣打扮上也没有太费心思,直到接下了《中餐厅》的工作。

第一季开播,她看到屏幕上“肥头大耳”的自己,自嘲那活脱脱就是一个偷吃的厨子,而以这样的形象面对观众,是有违演员的职业道德的。于是,在深刻反省后,她痛下决心减肥,这才有了我们在第二季《中餐厅》里看到的那个恢复青春亮丽状态的赵薇。

当然,有得必有失,失去的是曾经被她视为最大乐趣的美食。“我现在变成了一个不太喜欢吃的人,以前一听到美食就兴奋,每到一个地方都特别热衷于找餐厅,组织大家聚餐,可现在就没有那个兴致了,聚餐也多半是看着别人吃。”她的自我安慰是,前些年吃够本了,现在才变得没有那么想。这一段时间,赵薇在上海拍摄《嗨!美男子》,每天以生煎和鸭血粉丝一类的小吃度日,忙到一天吃一顿是常态。难得倒休半日,就坐3 个小时的高铁回芜湖老家,陪父母吃一顿家常便饭,第二天一早再赶回剧组,虽然奔波,却是她这个阶段最好的充电方式。

她坦承离开家、离开亲人,她的幸福感会下降。在她的心里,家应该是一个世外桃源,一家人住在一岛上,需要工作的时候就乘船外出,其他时候安守在一起。

赵薇 | 心起点 新旅程

赵薇

敢于触碰极限

在赵薇身上,其实被烙上了很深刻的70 后的印迹。他们这一代人,童年时接受的是最传统的教育,可到了青春期,外来的流行文化汹涌袭来,价值观被完全打破,又重新建立。但这恰恰是最好的状态,进可攻退可守,是用现实主义的外表包裹着理想主义的内壳,看似矛盾实际却可以通融的一代人。

1996 年,赵薇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本科班;2012 年,又以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毕业答辩有史以来的最高分99 分的成绩毕业;2013 年,她又做了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就是将自己的研究生作业《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交予观众检验,这部票房达到7.26 亿人民币的导演处女作,为她人生的漂亮履历又续写了辉煌的一笔。

很多人羡慕赵薇,觉得她是运气好,但一夜成名的明星很多,几十年后仍然屹立在最高峰上的很罕见。只因她从未停留在功劳簿上坐享其成,而是不断地逼迫自己按着既定的方向前进。她的内心一直都坚定,一切变化都源于成长。

“变化对于我是好的,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变化,有变就是活,不变就是死。当然有些东西我觉得是不能变的,比如善良,比如真我,比如你心里最宝贵的东西,我就是在变化之中努力不变。”

她很清楚自己是一个需要外力逼迫才能不断成长的人,所以从来不抗拒压力,有时候甚至会自找麻烦。她觉得其实每个人都是超人,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自己的潜力到底有多少,因为他们没有机会去碰撞极限,也不愿意去碰撞。而在过去的这26 年里,她实现了角色到赵薇的成长,也完成了演员到导演的蜕变,就在于她敢于去触碰极限。

拍摄《嗨!美男子》也是这样一个触碰极限的过程。

她的前两部导演作品是由李樯担任编剧,剧本写得非常扎实,基本不需要做过多的修改和调整,但这部戏不一样,更多考验的是她作为导演即兴创作的能力。

《嗨!美男子》是由美国买回来的一个剧本,涵盖了喜剧、动作、爱情、年代(戏中戏)等多重元素,在中国还没有同类型的电影。赵薇选择这个剧本的原因,就是想要给观众看不一样的电影。

“故事的核心就很有挑战,需要一个人分饰不同的角色,所以它具有一定的奇幻性,在专业领域,对摄影、美术、演员各个工种来讲,都有着天然的巨大的难度。”

尽管之前为了解决可能会引起观众质疑的不合理的部分,赵薇用了两年多时间来研磨剧本,但到拍摄的时候,仍有无数新的状况出现,逼迫她常常在现场更改拍摄方案,但这恰恰是她觉得这份工作最有趣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