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娱乐网页版登录

去年中国电影总票房突破600亿,全国银幕总数超6万。这对于刚刚和这个行业产生关联的年轻导演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他们渴望尝试和表达自己,他们能轻易说出一长串偶像导演的名字,与那些能够快速表达情绪和结果的影像相比,他们似乎选择了一种严肃又复杂的表达方式,但又能够先于同龄人得到了国内或国际电影节的认可。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强大的驱动力,驱使着他们更容易发现或记住周遭的细枝末节然后准确地用影像表达出来,这在20多岁的人身上是鲜见的。

方亮

1991 年生于湖南岳阳,2017 年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电影电视学院电影制作MFA

《造访》获2018年第12届FIRST青年电影展竞赛最佳导演提名

年轻的导演

方亮

我上大学前跟大部分人一样,在学校应付一次次升学考试。不过我好像永远是失败的,感觉就是游走在边缘。后来去了香港演艺学院,学校的标语是培养21 世纪的艺术家,但我们电影电视系不培养艺术家,只培养工业上的螺丝钉,甚至舒琪老师说,培养合格的影迷就不错了。所以我们学到的更多是制作流程和行业分工。当时不以为然觉得浪费了钱,后来自己出来拍片子,发现学校那些训练非常有帮助,如果大家都是艺术家,则没有电影行业。能专业地做好每一个细小的职位的人太少了。

年轻的导演

方亮

我最初接触电影时,喜欢的是贾樟柯,跟着他喜欢侯孝贤,后来是是枝裕和、蔡明亮等。其他还有成濑巳喜男、杨德昌、阿彼察邦,以及河濑直美的前期作品我都很喜欢,但大部分都是亚洲导演。其他地区喜欢的有锡兰、安东尼奥尼、贾木许、布列松等。我的审美在变,现阶段的我没有最喜欢的导演,大概是人太宽广了,感觉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可以变成怎样的人。我对这个时代快速表达情绪和观点的影像呈现方式保持警惕之心,因为那更多的是在现代社交方式中进行一场人格建设,包括我此刻的行为。所以更多时候我需要一部电影的时间,建立可信的人物,以此来和他人以及这个世界做内心的交谈。个人一点讲,电影是我弥补遗憾和性格缺陷的方式,只有在电影里,我才可以自在地展现不同面相的自己。

申迪

1994年生于大连庄河,2017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编导专业

《动物凶猛》获2017年第11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剧情短片提名,2018年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电影基石”单元二等奖

年轻的导演

申迪

上高中时候我开始住校,封闭式管理,一周只放两个小时的假,然后这两个小时只给你回家拿换洗衣服和吃饭。在学校待着就无聊,每次有新上映的电影永远都看不到。我有想看的电影上映时,就给我妈打电话,让她编个理由找老师给我请假,带我逃课去看电影。因为我妈管得我非常松,我想做什么她都觉得可以。走上电影这条路,学的就是相关专业,顺其自然。我喜欢的导演有库斯图里卡、欧容、赫尔佐格、阿基考里斯马基、杜琪峰。我阅片量不算多,1000 左右吧,我不是影迷型的人。我大一到大四都在做节目,拍《动物凶猛》时,手上还有一档节目没做完,跟老板请了十几天的假去拍了《动物凶猛》。

年轻的导演

申迪

我毕业的第一件事是辞职,六月份毕业,我六月份跟老板说了辞职,开始想着说,我要试试去做电影了。《动物凶猛》用掉了我那段时间百分之九十的精力和体力,最后变成了一块敲门砖,我很感谢它。它算是一个荒诞戏剧。将来能不能一直拍下去,要看有没有人认可我,找我拍,有没有人给我钱,这不是一个人可以做成的事。我希望拍出很商业的艺术片。以前大家一说艺术片,艺术片就赔钱,因为大家看不懂,永远在矫情或者怎么样。我觉得是可以有既好看,又有票房,业内又认可的片子。然后自己又觉得满意的,不是屈服于资方的。